一盒很有故事的青椒盖饭

【五金蟹\大灰狼】比爱情远(一章完结)

比爱情远

 

五金蟹\大辉狼

 

“明天就直播了,害怕吗?”

李大辉和裴珍映仰面躺在练习室里,李大辉稍微转了个身,撑着脑袋在裴珍映耳边问。

“不是废话吗,害怕,十分满分的害怕。”

裴珍映看着天花板,唱着李大辉Never里那句,“我真的很害怕”,还学着他摸了摸脖子。

李大辉被逗得咯咯笑。

但有句话裴珍映没敢说出来。

 

我最害怕明天我们就要分开,你又哭的像傻子一样。

 

裴珍映是在练习男子汉的时候和李大辉熟络起来的。

那会儿他恶评很多,铺天盖地的脏话、辱骂、人身攻击,噼里啪啦的砸在李大辉这个十五岁小孩儿身上。

李大辉多傻啊,上学的时候老师一句“怎么退步了”都能让他自责一个周。

 

裴珍映晚上吃的有点撑,想着消消食去隔音室练练歌。

还没往里走,他听到有特别特别轻微的呜咽声。

李大辉躲在房间的最角落里,眼睛压着胳膊,不知道嘴里咬了什么,明明哭的很厉害,肩膀都一颤一颤的,但声音却微不可闻。

裴珍映退后几步,犹豫了几分钟,还是摇了摇头走上去摸摸他的脑袋。

才十几岁的人,第一次有了当哥哥的心。

 

“呀。”

李大辉把眼睛从胳膊上抽离一点点,看了眼来人,他似乎不想让裴珍映安慰什么,立刻用袖子把眼泪擦干,然后冲裴珍映笑了。

裴珍映看着那掉满泪珠子还硬挤出来的笑,差点撸起袖子想找垃圾网民干架。

“还装什么装,哭呗。”

李大辉愣了,没想到裴珍映还挺酷。

哇。

于是他忍不住了,扑在裴珍映怀里就哭。

呜呜呜呜呜呜呜,看把孩子委屈的。

 

裴珍映心想,哎哟,我真是,我太man了,怎么有我这么酷的哥,天哪,我就是弟弟们的港湾,甜美李小狼本人。

 

李大辉边哭还边抬起头问,呜呜,羡慕哥长得特别好看。你看你这小脸,呜呜呜,哥我真的很难看吗,呜呜呜。

裴珍映当即表演一个暴跳如雷。

“他们眼都瞎了,谁看我们大辉Live能不心动?不存在的。”

“哥你骗人,你这种才叫好看。”

“我好看?我好看啥啊,你等我明天戴朴志训那黄帽子给你看,简直就是非洲一匹狼。”

李大辉在裴珍映连续不断的“你可爱,有才,脸帅,乖巧,清新,漂亮”的滤镜夸赞下,终于擤好了鼻涕,擦好了眼泪,和裴珍映高歌一曲“想成为你专属欧巴”治好了心病。

 

是啊,世界很大,有些可怕。

可公平的是,那天走进练习室的是你,犹豫后走向我的是你,抱进怀里安慰我的也是你。

 

我可能是中了彩票吧。

 

快到练习的点儿,裴珍映走回handson me的宿舍换件练习服,看到朴佑镇一个人对着镜子嘟嘟囔囔的。

“哥,干嘛呢。”

朴佑镇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啊,没啥。”

裴珍映一看,嚯,脸上黑里透红的,还没啥呢。

 

朴佑镇釜山男子汉本汉,哪好意思说出前因后果。

真男人小朴十七年来都过得蛮糙,和舞社的swag朋友们没日没夜的练舞,从小舞台经验丰富,什么奇装异服没穿过,连性感黑天鹅都表演的出来。

可谓是艺高人胆大。

可他在101里遇到了瓶颈。

最初他只是在十分满分组很认真的教安炯燮跳舞。

他其实挺有天赋的,原来看他们组等级评价的时候还以为就能跳跳可爱舞,但出乎意料的安炯燮学的很快,甚至发狠装酷的表情都不在话下。

朴佑镇十分欣慰。

但对于他来说,男孩之间表达感谢的方式可不是这样——

“佑镇妮,爱你哦。”

安炯燮在十分满分表演完以后,双手拱起给他比了个大大的爱心,表情还笑的贼甜蜜。

朴佑镇皱了皱眉,啥,这是啥,我要回应吗。

于是干脆点了点头,说了句没事啊,转身跑了

安炯燮抿着小嘴有些气鼓鼓的看着他的背影。

哇,铜墙铁壁,我就不信敲不碎了。

 

于是看到朴佑镇举着GetUgly的牌子走进来的时候,他心里的小人光鼓掌就鼓了十分钟。

安炯燮在不合宿的日子里上网搜了搜朴佑镇的关键词,看到他小时候形形色色的黑历史,最让他两眼放光的,是朴佑镇穿了件西瓜红衣服,边唱歌变扭来扭去的比爱心的小动图。

是了,安炯燮暗下狠心,必须让这情景重现了。

于是那次顺位发表上,安炯燮坦坦荡荡的在多到数不清的摄像机和60个人面前说着,佑镇妮,谢谢你,然后脸笑着皱在一起,冲朴佑镇比了个大大的爱心。

朴佑镇一紧张就容易发呆,这下更呆了。

在旁边人的小声提醒下,朴佑镇终于红着脸比了个说圆不圆的小爱心,手脚蜷缩又不知所措的笑的像个傻子。

台下的李大辉和林煐岷目瞪口呆的看着熟悉却陌生的釜山真男人,交头接耳又异口同声的说了句。

“朴佑镇脸红了?”

哗,这是铜墙铁壁倒塌的声音。

 

在裴珍映闯入宿舍之前,朴佑镇正在用ipad看视频。

是刚放出来的隔壁组接力cam。

看了也就十分钟吧。

呃,准确的说,是把其中的某一个部分反复看了十分钟。

大辉举着摄影机小声问。

“喜欢大辉还是佑镇?”

安炯燮想也不想,仰着头满脸写着甜蜜的大喊一声。

“喜欢佑镇!”

釜山男人的嘴角看一次笑一次,笑僵了都毫无察觉。

 

朴佑镇能怎么办呢,他其实很羡慕安炯燮,大大方方的表达着喜欢,堂堂正正的可爱,撒娇,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五官都挤在一起。

反正,反正看着就很可爱。

哇,他真男人是做不到的。

他嘴笨,不会表达,不擅长说肉麻的话,不擅长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。他必须一次又一次对着镜子练习,要这样说吗?要笑吗?这句首尔话标准吗?

他也想告诉安炯燮。

我和你一样,我也,十分感谢你的出现。

 

十分满分的十分。

 

 

是夜。

彩排果然到了凌晨。

宝儿在台下看着他们走完了最后一个流程,举着话筒看着舞台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刚刚说了一个字,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“大家辛苦了。”

叱咤歌坛的女歌手,很酷的放下话筒转身走了,她不敢回头,眼里憋得全是眼泪。

时间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,我披萨都才送了一次。

 

舞台上的人深呼吸着,抬头的,低头的,怕眼泪掉出眼眶的。

裴珍映偷偷从人群后头走到李大辉身边,握紧他的手,李大辉不需要转头就知道是他,也紧紧的回握住。

李大辉真的长大了,以前眼窝子这么浅,他这次竟然憋住了。

离别得留到最后,不能再让哥哥费心安慰了不是吗?

 

朴佑镇也想回头找人,发现人已经走到身边了。

“呃,安炯燮,你眼睛红了。”

安炯燮简直气的想笑。

“喂,安炯燮。”

 

朴佑镇向后退了两步,然后嘴里念叨什么似乎给自己打气,非常腼腆的做了个wave,最后往脑袋上比了个爱心。

“那度撒浪诶,安炯燮。”

刚好舞台组的人试效果,拉开了庆贺的金色纸片雨。

灯光炫目极了,看得安炯燮睁不开眼,眼睛里有什么液体更加模糊了视线,眼前的这个人,这个爱心,都显得格外不真实。

 

舞台上的孩子都舍不得下去,他们抬起头,看着灯光里的这场纸片雨。

明天还能站在这灯光下吗?

 

训练真的好苦,可一起流汗流泪放声大笑又那么幸福。

最重要的是,这舞台真的太夺目了。

没有人不想站上去,没有人不想听到欢呼,没有人不想手拉着手,走更长更远的路。

 

可就算多么舍不得,也终究都会结束的。

 

你说,时间怎么就过的这么快呢。

 

没有人开口,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好像在说,

不会忘的,这段日子,

 

永远都不会忘的。

 

-End-


评论(13)

热度(400)